gdh网站线路检测-集团官网

【第三届摄影征文大赛二等奖】春蚕思
作者:化学生物学18级万晨   来源:投稿作品    点击数:次   发布时间:2020/09/15



    钥匙插进锁孔里转动了好几次,每次发动机只生硬的响了几声就沉寂下去,琳琳还在身后的儿童座椅上很乖的和手里的小猪布偶做游戏,丝毫没有像妈妈一样表现出焦急的情绪。谢芸芸用冰凉的手背贴在脸上,忽如其来的刺激让她一个激灵,原本因为充血而红润的脸蛋一下子白了不少,她趁势拿稳钥匙旋转了一次,流畅的机械咬合声响起,车灯照亮了前方转角处的墙上那面大的有些夸张的圆镜。汽车拐过转角的时候,琳琳的目光被这面镜子吸引住了,转弯的速度并不快,但在地下车库昏暗的环境里还是只能在镜子里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一闪而过。琳琳就盯着车前的后视镜,手里抱着小猪威廉,看着镜子里的他们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汽车驶出地下停车场的时候,谢芸芸和琳琳都被外面灿烂的阳光吓了一跳,三月份的早上,太阳好像早早在这里等了一夜,只为了能在第一时间把温暖的阳光洒在琳琳最喜欢的这条花裙子的裙角。阳光灿烂的让妈妈觉得又些晃眼,可琳琳只觉得阳光下的小猪威廉比平时更好看了,在小猪威廉的眼里,穿上了花裙子的自己也一定比平时还要好看。小区的保安走出保卫室热情的和车里的母女二人打了招呼,栏杆在她们的车开始减速的时候就升了起来,谢芸芸很感谢的朝着年轻的保安点了点头。

“距离高考还有103天,大后天就是百日誓师了。高原的阅读题还是老爱出错,章子峰的完形填空老分不清词性,楚琪琪要是能在表达上在拔高一下作文一定能拿下高分。哎,孩子们这段时间的课程越来越紧张了,我自己的卷子也开始改不过来了,剩下的这一百天的冲刺计划要怎么安排才好。”

车子驶过一个路口,前面排着队的车流稍稍松动了一下,看样子是遇上连续的绿灯了。前面的那辆车打了左转向灯别进隔壁车道,谢芸芸不紧不慢地继续向前开着,持续的思考让她的脑袋里现在还有些缺氧,后面远一些的地方有不耐烦的司机按响了喇叭,路旁花栏的那边骑着自行车的人们渐渐驶过车头。琳琳偏着头看向车外,防光车窗贴把外面的世界渲染成灰色的色调,就连平时不能直视的太阳也变得温顺起来。琳琳一直都相信小猪威廉是会飞的,如果哪一天天上飞着的小鸟走到她身边告诉她“我们要带走我们会飞的伙伴啦”,虽然超级舍不得,但是琳琳还是决定要让小猪回到天空中去的。望着太阳,琳琳抱起小猪威廉。前面的车流变的快了一些,谢芸芸也感觉踩下油门。

“还是要给孩子们多考几次适应一下考试环境才行,实在不行就多熬几个夜,陪他们把这一百天冲过去。”

一只黑色的小鸟停在红绿灯的栏杆上,黄色的光闪烁着,温和的光线在刹那间忽然变作无数细小的玻璃那样,“咔嚓”一声全部碎裂开来,面前的,身边的,身后的,一股巨大的力量拉动汽车的后半部分猛烈的旋转起来,黑色的车子像黑色的巨大陀螺那样肆意的碰撞着周围的一切,轮胎剧烈摩擦路面的声音割裂了她最后一根筋绷着的神经,车子的后半段又撞上了什么猛地停了下来。姗姗来迟的安全气囊在她的头倒向方向盘的时候粗鲁地把她推回了座位,后背猛地撞上了一个大块的玻璃。

“琳琳!琳琳!琳琳!琳琳!”

回过神的妈妈猛地想要转过身来,小猪威廉头上沾着血无力的歪倒在车门的一边,妈妈发了疯一样的拉扯安全带,声音里已经听不出是恐惧还是惊慌。警笛声推开车流朝着这里驶来,妈妈终于扯开了安全带的扣子,车门被赶到的警察撬开,想要翻过挤压变形的前座的妈妈被两个民警拼命拉了回来。

小小的身子被警察从车上抱出来的时候,母亲像是被抽掉了所有的力气一样瘫软的倒在地上,民警赶快叫来了护士为她处理身上触目惊心的伤口。消防车的高压水枪怒吼着冲向路边的浓烟,高昂的警笛一声声急促地连接起来,有的人被从拆掉的车门后小心的拉了出来,有的人在变形了的汽车框架里哀嚎。谢芸芸忽然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了,只是感觉到无比巨大的悲伤忽然间填满了自己小小的胸腔,鼻子,耳朵,嘴巴,眼睛,全都鼓胀的好难受好难受,她听见自己哭了出来,医生正在用酒精处理她的伤口,可是她不是因为这个而哭。她听见其他人的哭声,有女人的、男人的、也有孩子的哭声,急促而响亮的带着抽泣的声音。浓烟滚滚而起,遮住了太阳的渲染成灰色的样子,烧焦的灰烬飘落下来,好像连着谢芸芸的心一起烧没了。

在医院里,人们要把她一起推进急诊室的时候,她就一言不发的坐在手术室前的凳子上,血沁出手臂上的纱布了也没让她看上一眼,谁也没敢去拉她。不一会她男人来了,第一眼看到她的样子眼眶就红了,也不敢去握她的手,只很小心的拉拉她没有被绷带包裹的手指,让她的额头靠过来。“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男人重复着,努力压抑着声音里的颤抖。期间护士过来给她换了一次绷带,又做了些简单的处理。手术室里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人进去了,过了一会又有人带着一个袋子走出来。一直到晚上九点,一直亮着的灯熄了。谢芸芸感觉自己的心脏忽然漏了一拍,她回头看看丈夫,从诧异的眼神里他们读出了令人心悸的信息。

医生疲惫的从里面走了出来,谢芸芸忽然愣住了,丈夫却先一步走了上去。医生喘着气,细密的汗珠打湿了眉毛和口罩,他们还怀着期待的,这份希望给了他们莫大的勇气和毅力在手术室前守候了整整十二个小时,他们知道医生已经很累很累了,但他们期待医生能够说些什么,哪怕是要截肢,哪怕是仍旧没有恢复意识,他们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

可医生只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沉默地摇了摇头。

那一瞬间,一切不详的征兆和可怖的猜测变幻成现实,世界的黑白仿佛被颠掉了过来。她终于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向地上倒去,男人绝望而声嘶力竭的呼喊声让整个楼栋的灯在一瞬间全部亮了。

夜也昏沉沉的,月光下看不见一片悠扬的云彩。

“我们在高三的年纪许下庄严承诺。让我们举起右手,在此宣誓:不作懦弱的退缩,不作无益的彷徨。再搏百天,用智慧丰富内涵。再搏百天,凭激情创造灿烂。拼搏百天!奋战百天!决战高考,笑傲六月!”

白色的群鸟高高飞起,盘旋在灿烂的晴空。孩子们的声音汇聚成一道道声浪,红色的横幅在风里飘动摇摆,谢芸芸和他们一起举起拳头放在太阳穴的旁边,念着庄严的宣誓词。风吹进眼睛里了,有些痒痒的,有些酸涩,她眨眨眼睛,和孩子们一起目视前方。

“谢老师穿黑西装好帅啊。”

“老师怎么挂着绷带?”

“别吵了,宣誓。”

略带轻松的音乐不是宣告退场,而是一场全新战斗的军行曲。白色衣裙的少年少女们踏着有些紧张的步子故作轻松的和身边的朋友说说轻松的话,有人的手里还捧着昨晚新添了单词的笔记本,校长和几个年纪最大的老师一起走在最前面,却也渐渐被人群超越。几个年轻的女老师一起将谢老师护在中间,两个调皮的男生追逐着从人群里穿过。上课铃就要想了,下节课考试,考的是占了很大分数比例的英语,他们要去做好准备了。

她呼出好长好长的一口气,好像在闭上眼睛之后就会悄悄溜走一个世纪。心底的沉重不曾减弱半分,新的压力就要化作动力压进胸膛,曾经耳朵,嘴巴,鼻子,眼睛被撑满的疼痛让身上的伤口绷得又是一阵钻心的疼。丈夫也劝了不止一次,但她没办法在这个时候停下来,她早就知道的,她还有很多一定要完成的事情。现在没办法,也没有那样的心情可以让她像教孩子们的那样伸一个大大的懒腰,会牵扯到心上的伤口。但她早就学会了收拾自己的情绪,去面对很多不得不承担的坚持。

上课铃就要响了。

“有一个在琳琳之后送来的孩子,她的肾脏被破碎的汽车框架刺穿了,现在只有琳琳的肾可以救她......

从手术室里出来的护士来不及换下沾血的衣服,马上跪倒在谢芸芸的身边扶起她的头掐住人中。男人站起来一把抓住了医生被汗水沁湿了的僵硬的肩膀,胳膊和额头暴起青筋,手指间的骨节咔咔作响。沉默像一把装了一个子弹的枪,一声声空响几乎要将焦灼的空气点燃。

“好...

虚弱的声音从男人的身后传来,他像生了锈的发条那样一段一段的卸下力量,最后双手无力的垂落下来。医生来不及擦拭额头的汗珠,对着男人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毅然转过身回到了手术室里。

“总有个孩子能替她活下去...

她死死的抓住跪在身边的男人的衣角,咬着牙齿一字一顿的说着,颤抖的声音就像夜里忽明忽暗的萤火。

“她只是太累了,要休息一会会。我听见她说了,她要去看看天空的模样,去摸摸柔软的云朵,去看看她住的小家。她只是去了...她只是到想去的地方去了...我们还在的。”


(校网「青春飞扬」文学稿投稿邮箱:qingfeiwenxue@163.com。共青团gdh网站线路检测委员会宣传部期待您的来稿!)

『责任编辑:廖子龙』
本文关键字:春蚕思 高考 教师

下一条:【第三届摄影征文大赛一等奖】羲和



编辑推荐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