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h网站线路检测-集团官网

【第三届摄影征文大赛一等奖】羲和
作者:艺术学校19级谢雅斐   来源:投稿作品    点击数:次   发布时间:2020/09/14


“你会回来的吧?”

她离开的时候沪城遭遇袭击的废墟旁,垂柳吐露新芽,如同这个民族的未来,在废墟上开出希望的花。

这是一个新旧交替的社会。清朝君王自视甚高闭关锁国,这个屹立于东方数千年的大国逐渐衰颓,像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轻轻一推就会支离破碎。

后来,国门被曾经鄙夷的国家用枪炮打开,有识之士才意识到世界已变了天。与此同时,其他国家犹如闻到血腥味的鲨鱼,同样用枪炮撕扯着这个摇摇欲坠的王朝,自此外国人出入中国若无人之境。

这是个外国人在中国享有至高地位的时代,也是一个人心惶惶的时代。

沪城作为沿海城市,受到的影响尤为深重。

这个城市一方面歌舞升平,奢靡精致;另一方面充斥着各种阴晦,齐梁世界,政庞土裂,平民百姓因这世道不公而苦不堪言。繁华与落寞交错便是这座城的写照。

叶望舒就生活在这糟糕的时代。

叶望舒的父亲叶陈生是沪城大学的教授,是沪城第一批出国的人,通晓多门外语,行走在时代的前沿,在沪城拥有极高的声名,然而不知为何叶陈生在前些日失了踪迹。

叶陈生失踪不久,望舒就被恶毒的亲戚赶出家门,不得不辍学谋生。为寻找父亲的踪迹,早点赚够路费,便到名为“夜色”的歌舞厅卖唱,也是在这里结识了沈钟鸣。

歌女与权贵,谁也想不到,这身份如云泥之别的两人,因着他玩笑似的掷向她的糕点,命运的红线便将他们紧紧缠绕至一生。

叶望舒无心情爱,与沈钟鸣虚与委蛇了几日,借其势找到父亲曾经的仆人,拿到他留下的信件,探听下落,就打算寻机会脱身,倒是沈钟鸣了解她的身世后,内心酸涩,有几分心疼。

次日两人在街上漫步,遇到地痞流氓调戏,眼看着沈钟鸣与他们打了起来,叶望舒知会司机去帮忙,自己迅速搭乘去往火车站的电车,前往叶父最后出没的地点——苏城。

路途上望舒回想她囫囵阅览的信件,了解到父亲在历史研究中发现清朝祖先曾在某处埋下了大量金银财宝,想让后人在国家沦亡的时能用这些钱财重整山河。叶陈生近年来一直在研究此事,有了极大进展,大致能确定当年的宝藏藏在了什么地方……

财帛动人心,现今局势混乱,叶陈生很可能落在了某方势力手上。

这边沈钟鸣神色郁郁,他用尽了方法、人脉到处寻找,却仍旧找不到她。叔父察觉他心情不爽,便邀请他去苏城散心。

赶上中秋佳节,孤寡房东老太怜惜望舒一个小姑娘孤孤单单,邀请她一起吃晚饭和自做的月饼,望月叹息:“我们这一代,怕就只能这样了!我就指望着我们的下一代能过得好一点!这样的日子啊,实在是太苦了……”

叶望舒无言,却感受到深切的责任感。

清晨听到街上的人议论城南发现一处坍塌的古墓,望舒心弦一颤,火速赶往古墓,趁警卫不注意,猫着腰偷偷溜了进去。

“这又是一个空墓,宝藏究竟藏到了哪里?”

“叶陈生,听说你还有一个女儿?你骨头硬,不怕死,那你女儿呢?”

“你们这群狼心狗肺、卖国求荣的东西!祸不及家人,她跟这件事没关系……”

叶望舒蹲在巨石后,听着父亲拼命挣扎咒骂,几声拳头落在肉上的声音,挣扎声渐弱,那群人的声音也越来越远……

她擦掉眼泪动身去寻找宝藏,途中偶然救了沈钟鸣,将他托付给可靠的人后,返回沪城寻找父亲的学生方志鸿,她相信,这批宝藏能在他手中发挥最有力的作用。

任何一个时代,最先觉醒的总是接受了新时代教育的那一批人。

这笔宝藏能够助这些学生出国留学,学成归国后建设国家……

宝藏转移后,某日苏城城墙上出现了一具面带微笑的尸体,学生将尸体的内衫带给了望舒,内衫里用鲜血写着“快哉!我儿甚好!”

频繁的学生集会引起了某些势力的忌惮,方志鸿在一次演讲中被人一枪打中心脏,他倒下后,却不肯闭眼,只是一双眼睛含泪死死盯着望舒。

望舒懂了他未说完的话,咬紧牙点点头,含泪拿起方志鸿手中染血的喇叭。

“唯科技才能兴国,唯人才才能强国,方志鸿用一身热血为我们铺开一条路……他倒下了,还有别的人站起来!这是我们永不服输,永不为奴的信念……”救护车过来了,人群涌动,有人浑水摸鱼,捅了叶望舒一刀后把她撞倒在地。“滚!”来人一脚踹翻心怀不轨的人,朦胧视线中,望舒看到有一人站到了她的面前,那人一双眼定定望着她,眼神复杂,似忧似怒……

沈钟鸣静默,俯下身,垂首抱起她。

无边黑暗席卷而来,在这个之前一心躲避的男人怀里,望舒竟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心。

她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苏醒,“这是我自己置下的宅子,喜欢吗?”沈钟鸣勾出一抹笑,眼神中暗藏期待。望舒不言,想动身起床离开这里。“你又想去演讲?你觉得这样有用?你悲天悯人,你热爱这个国家,但你帮的过来吗?在外国科技日新月异的时候,我们这个国家还有很多人相信血馒头可以治病……这个国家已经堕落到了骨子里,你明明有更好的路,不用来趟这浑水!”

“什么又是更好的路?”叶望舒目光沉了下来。“你所谓更好的路,不过是成为三爷您的红颜知己被养在宅子里,每天为着迎合你而费尽心力打扮等待你偶尔的垂青?等你腻了之后……”

“我不会腻了你,我会娶你——”。望舒惊异,“三爷,我救你只是顺手为之,你不必如此。咱们就此别过,有缘再会。”

沈钟鸣望着她的背影拧起眉头,罢了,这世道终将教会她什么才是正确的抉择。什么国家、大义,他们自己都只是历史浪潮中飘零的蜉蝣,哪还顾得上那些东西?

他曾经也是带着几分热忱出国留学的人,在目睹了种种不思进取和愚昧后,原以为自己本就不多的热血早已凉透……

但真的凉透了吗?

如若真的热血凉透,他为什么会在学生上门游说的时候冒着风险资助这些学生?为什么又在接管沈家后大力发展实业?为什么见到演讲台上的望舒会觉得她无比漂亮……

他终究还是骗不过自己。

时光将沈钟鸣改变了太多,他不再是那个轻狂无比、誓愿为四海富饶而努力的少年,他成了一个锱铢必较、计算得失的商贾!他只敢这样暗地里、用一种除了他自己谁也不明白的方式蕴藉自己年少的梦想,却没想到会有这样一群人出现——他们冒着死亡的风险、带着他从未有过的勇气,这般坦然地站在人前。

沈钟鸣将学生叛徒的事情告诉了望舒:“叶望舒,我放过你了!此后路远险阻,愿伊永葆初心、得偿所愿。”此后我不想护,也护不住你了。

时隔四个月,沈钟鸣再次救起落入险境的望舒,叹息:“你赢了。”望舒养伤这段时日的安定是他亦是她最幸福的时光。但送学生出国的事情不容停滞,此刻望舒向他提了离开。

沈钟鸣凝视废墟旁垂柳冒出的新芽,从过往的思绪中抽离,定了定神,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只是朝着望舒微笑“一路顺风!”

五年的时间里,国家战乱加剧,叶望舒和沈钟鸣不断相聚又分离。每一次分离两人都抱着这是最后一次见面的心态。在这期间,两人私下领了婚书,沈钟鸣从旁支领养了一个孩子。

五年后的某天,那天下着大雪,两人在火车站分别,沈钟鸣照旧在望舒额上印下一吻,这次他没有等到她回来。

来年春天,望舒的死讯传了回来。

消息传回后,沈钟鸣显得无比平静,他将沈家家业交给养子,宣布脱离沈家。谁也没想到他会加入支持学生运动的阵营,正如同谁也不知道他捐给了沪城大学一大笔研究基金,悄无声息办下诸多实业,给了第一批学成归国的学子就业的机会……

沈钟鸣从不遮掩,很快就成为某些势力的眼中钉,他却丝毫不顾及自身安危……

又三年,沈钟鸣死于刺杀。

他死时很平静,似乎一直在等待这一天。

人们在他的胸前的口袋发现一纸婚书,这才知道,这对令无数人敬仰的男女,竟悄无声息地结了婚。

沈先生和他的太太相逢于最混乱的年代。

然而就是这样的时代里,总会有一些温柔和爱意,越过绝望和黑暗,在历史长河中熠熠生辉。

这是任何环境都无法扼杀的光。

幸好时光不负,未来一切都会好起来。



(校网「青春飞扬」文学稿投稿邮箱:qingfeiwenxue@163.com。共青团gdh网站线路检测委员会宣传部期待您的来稿!)

『责任编辑:欧阳涵仪』
本文关键字:羲和 沪城

上一条:【第三届摄影征文大赛二等奖】春蚕思 下一条:【福创杯三等奖】环游世界



编辑推荐
Baidu
sogou